城堡教堂

公元926年的历史文献中层首次提到过城堡的教堂,它在教会改革时期于1586年经过全面改造。Georg Khevenhüller命人用抹灰琢石将其建为新教教堂并在大门上刻下建筑年代“1586”。教堂为厅式建筑,屋顶上有小塔,另有单独的合唱室。那个建筑年代的大部分粗灰泥还保存至今,窗樘与角落抹有光滑的白色灰泥,看起来如同大理石石块一般。飞檐饰带将墙壁与山墙及屋顶隔开,上面绘制的是躺卧在葡萄藤间的人像。边门也用同样的手法饰有狮像。西面的主门两侧有与真人一般大小的男女浮雕像各一座,门的基座上刻着一座教堂和一头雄狮的浮雕像。门过梁为耶稣与十二门徒的浮雕像,山墙上绘制的是耶稣复活的场景以及“1586”。抹有白色灰泥的花瓶与神话人物构成一个额外的外框。雄伟的屋顶塔上绘有族徽。

大钟铸于1585年。简洁的教堂大厅里有一座南蒂罗尔雕塑家Michael Bacher于1730年雕刻的祭坛。油画上画的是Johann Nepomuk和圣三位一体。另一块大理石族徽是由Marin Pacobello为Franz Khevenhüller (+ 1609)制作的。

教堂位于一座高耸的棱堡上,由于地势原因棱堡呈不规则形状并向前突出。棱堡西侧有一座小城门和一座小桥,通往一条有护墙的小路及另一座小边门。门后陡峭的步行路径(即“愚人道”)不对外开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