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面是城堡的主侧。中间的走廊有7扇窗户,约建于1540年,是堡内最古老的建筑部分。根据石碑上刻的1575/76的字样来判断,估计主侧的北翼是后来增建的,当时还按照从前的模样新修了一座圆塔。1673年在护墙的基础上建造了朝南的附属建筑,有楼梯,上方有拱廊;同时废弃了(西面)圆塔内原来的大门。堡内的小庭院里有一座12米深的水井,砌井的石块异常巨大,因此可能出自远古时代----以前这里曾矗立着一座与水崇拜有关的巴莱纳斯神庙。另一座水井深13米,位于堡内大庭院里的北角。那里的右方有一座小礼拜堂,它的两边是经过修复的防御走道,堂内除了极其精致的天顶画与壁画以外,还有一座建于1673年镶有耳状装饰的典型的克恩顿式祭坛,祭坛的左侧是一副保存完好的绘制在木板上的长画,画的是Georg Khevenhüller和他的两位夫人Anna (Turzo)和Sibilla (Weitmoser) 及其七位子女。堡内还有拿破仑留下的部分军械库,其中有大量盔甲,部分饰有Khevenhüller家族的族徽,此外还有锁子甲、盾牌、头盔、马鞍、牛角火药筒、长矛、长枪、戟、射击武器等等。墙上挂着大量祖先的画像与历史油画,玻璃柜里展出的是与城堡及家庭历史有关的文物,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。